Featured post

搬迁启事

考虑了很久,最后还是决定搬去blogger。我会选择性的把部分文章慢慢的移过去,但是不会删除这里,只是停止在这里更新。当然,偶尔会回来看看大家的文章。大家保重啦,就酱。

mattojack.blogspot.sg

 

圖集:京都馬拉松2017. 馬拉松Expo —— 不是國家代表… 是… 我家代表…

你有聽過這樣的故事嗎?
陪朋友去面試的人,結果被錄取;陪朋友去相親的,自己被人看上了。我朋友“陪”我一起登記東京馬拉松抽籤,結果他被抽到了。我呢,除了乾瞪眼,只好跑京都馬拉松(東京馬拉松跟京都馬拉松都需要登記抽籤,而我則是登記了三場馬拉松,第三個是熊本城馬拉松,也被抽中了,日期跟京都馬同一天) 。

訓練過程就不說了,很悶的(笑)。鏡頭一轉,就是我們在日本的第七天,今天主要的行程就是來馬拉松expo報到然後就槍東西買。

馬拉松前兩天是expo,這個“expo”的功能除了讓選手拿選手包之外,也順便向大家展示一些關於馬拉松的細節,如路線圖。適逢今年是京都>東京駅伝一百週年紀念。你沒看錯,他們有一項比賽是從京都跑去東京。從京都的三條大橋開始,508公里的路程分為23個區間,以東京上野不忍池為終點。

駅伝跟“只為自己負責”的個人項目比較,駅伝要把全部人的期望和夢想,透過手繦(一種斜肩揹帶),一個一個的傳下去。 曾看過某個駅伝比賽的精華片段,手繦上寫滿了陸上競技隊隊員的名字。看到這裡我就覺得這條手繦很沈重了。

P_20170217_120007.jpg
入口旁就有告示牌說有地方放行李,Suitcase only…

P_20170217_120226.jpg
參賽者先往左邊去

P_20170217_120535.jpg
外國參賽者只有三千個名額,大會則安排了三個外國選手櫃檯。細看照片裡,工作人員穿的外套後面,有一塊黃色的東西,其實黃色方塊內寫的就是該工作人員會說的外語如英文/中文。你沒猜錯,部分工作人員是台灣/中國人。

由於拿選手包的過程太順利了(首先是沒有人排隊),在“身分確認”的櫃檯花兩分鐘,然後在上圖的櫃檯花另外兩分鐘,就完成選手報到手續。(所以,當我知道新加坡sundown馬拉松,拿選手包要排隊三個小時… 就知道sundown馬是地雷馬無誤)


Expo正門,有帥氣的鈴木一朗
他是誰?他是在美國棒球聯盟打球的日本人。有雷射肩之稱,可以從外野一傳把球準確的傳去本壘板。日本運動品牌CWX的代言人。CWX,是日本服裝品牌Wacoal(主要業務好像是女裝內衣)的sub brand,以機能服飾(compression)為主要產品。
Continue reading

 


我沒本事馬幣三千多(一人)翻轉日本,只好豪一次的新幣三千多(一人)翻轉東京。反正是度蜜月這麼重要的事情,豪一次也是值得的。這麼重要的日子,不帶日本製造的相機去,給它們吸收日本的靈氣可對不起它們了。所以,看照片吧。

::minolta x500 + agfa vista 400 plus


Continue reading

 

青草上的黑影子

早上九点,正想要拿出昨晚买的面包吃,前辈从座位上起来,走到我面前说“走吧”,“去哪里?”我心里想着面包问。“去拍照阿”他说,嗯,我这才看到他肩膀上挂着公司的相机。原来从九点开始拍,我记错成十点开始。对于自己常常混淆练歌时间开会时间,以习以为常了(慢慢的连我女朋友都习以为常了)。

他看我脸有难色,就说“你有东西忙着吗?”,没错,待会十点印刷厂那边的人会过来拿pen drive,公司餐厅的菜单搞了很久,终于可以进入color proof的阶段了。“给我十分钟可以吗?我忙完这些东西就行了”,心里担心着自己会因为没吃早餐而昏倒在草地上。终于匆匆忙忙的把东西放在前台同事的时候,给印刷厂的接洽人发简讯。本来是亲自拿给他的,现在要他去前台报我的名字拿。

拿了相机就去高尔夫球部门找前辈,等他像同事拿了参赛者名单就往高球车部去。本来停放着数十辆高球车的地方空空如也,高球车部的技工看到前辈跟我往他们走去,就问“你们要用车阿?”,“对呀”听前辈回应后就从旁边的楼梯走下去,那时我才发现原来这下面还有个车库。不消几分钟,技工就驾着高球车停在我们身旁。我有汽车执照,却没驾过高球车,有前辈在旁边而他又没叫我驾,那我就自动的坐在副驾驶座了。
Continue reading

 

突破传统,融合摩登 - 说 和楽器バンド(WagakkiBand)

传统是要持守的,无论在文化文学音乐歌剧舞蹈宗教等等,一旦有“传统”这个成分,很多人只想一直的把先人留下来的东西继续传承下去。一旦违背了,即使是突破,也会被视为背叛。想当年李小龙在拳术上有了新的概念,融合和永春和其他武术的特点,而有了截拳道。当师父叶问知道了此事后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以为昔日的徒弟在外国有了些成就翅膀硬了就自立门户,所以非常生气,后来经过李小龙的说明后才了解截拳道的概念(《李小龙传奇》连续剧的剧情,不懂现实是否如此)。

2003年有一张引起群众注意的专辑,这张突破传统的纯音乐专辑《Makxim – The Piano Player》,当中的主打歌《Flight of the Bumle-bee》成功的让没接触古典乐的我认识了这首曲子。要知道,不是每个人都会欣赏古典乐,他把古典乐融合和流行乐和电子乐(还有很酷的MTV)确实让大众容易接受。可是,那时候却从学习古典钢琴的朋友说,她的老师们都不喜欢,认为古典乐不是也不该这样弹(或说这样呈现)的。

以消费者/听众来说,多一个选择是好的,多一种变化也不是坏事。对一位专注古典乐的人来说,这是可能是一种冒犯。Maksim的旧曲(请容我这样形容)新弹,并没有对错之分,重点是我们用那一种价值观去面对。Maksim在成名专辑之后好像就不红了,虽然他一年出一张专辑,名气却不如2003年。
Continue reading

 

图解:贝斯吉他换弦

换吉他弦这东西其实不难,是每个新手只要学过一次就会永远记得的技巧,也是吉他手必须晓得的东西。那在换弦之前,必须搞清楚一些重要的东西。无论是新买的琴第一次换弦/二手琴第一次换弦/第一次自己动手换弦,必须知道琴上的旧弦是几号的(或英文里的gauge)。如果是新的琴,通常说明书上都会注明那把琴出厂的时候用几号弦的(所谓的原厂设定)。那里所标示的号码其实是琴弦的粗细,单位是寸。
music_man_stingray_ex_tb.jpg
以musicman stingray来做例子,在String Gauge一览就注明了出厂时用.45 .65 .80 .100(从粗到细)。那么,就可以去买 .45-.100的弦回来换。当然,你也可以买其他型号的如.40-.95 或 .45-.105。只不过,琴弦粗细不一样,其张力大小也会改变,可能会使琴颈稍微弯曲,那就视弯曲幅度的大小来判断是否要进行调整。
Continue reading

 

日式推理的这些那些,还有江户川乱步

看到推理两字,我会先想到著名长篇的名侦探柯南,很多密室杀人的金田一。虽然是漫画,剧情却很精彩,只是有些部分不太现实,可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。后来因为我长大了,柯南还没长大,我就没继续追看下去。不懂什么时候,我陆续在大众书局(在马来西亚,它真的是很大众的书局,卖的书也很大众化)买了几本福尔摩斯的小说,一本里有三四个故事,以华生医生的视角看这位一直嗑药的怪咖动脑筋。最喜欢看他以一些细微的特征,如烟草的灰烬、怀表的刮痕去解说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一个人。 怡保的书局,只买很大众的书籍,推理小说只有福尔摩斯…而已,这不能满足我从文字享受一步一步把谜底揭开的乐趣。

直到我在新加坡的大众书局里发现我在待业是无聊看的电影《死神的精确度》的小说,虽然伊坂幸太郎是以推理小说入行,可是这部《死神》并不是推理小说。比起之后提到名字的作家,他算是推理小说里的后辈吧。由于从小说改编的电影很收欢迎,所以我也注意到这位大家熟悉的东野圭吾。我先读他的《嫌疑犯X的献身》后才去看电影版。当时看了小说,那种震撼在心里久久不能散去,竟然有人能因为爱对方,而做出如此艰难的决定。之后以火红的《嫌疑犯X》作为接触他的起点,在去找他的成名作《放学后》,以及《湖边凶杀案》、《信*》(日文:手纸)、《秘密*》、《分身》和《绑架游戏》。当中有*字记号的不是推理小说,但内容依然引人入胜,看完后都要细细的咀嚼,省思。
Continue reading

 

图集:年初二,看猪舍

Performancing Metrics大年初二早上,独自驾车到女朋友的家乡---班台去。印象中的班台,就是渔村渔港,凡向亲友说她的家乡在那里,获得的回应就是“买海鲜”。好吧,这也没错的。从怡保到班台的路上,沿途都有很多油棕园,她公公婆婆住的木屋老家就是被油棕树围着的呢。我更没想到,她有个叔叔,就住在老家斜对面的油棕园里,而他们家是养猪的。

其实猪没什么好看对吧,我曾经在路上看过被宰了一条条挂载卡车上的猪;也看过在卡车里挤着,运去给人宰的活猪。当然还有在市集里挂着卖的猪肉,和我爱吃的烧猪(全体/斩件)。但是去参观猪舍,还真的没试过。只是听说过猪舍很臭很肮脏,却不晓得臭和肮脏的程度到那里。于是,我就带着猎奇的心态去走一遍咯。

17590016.jpg

1 我站在这里拍照要憋着气,因为里面奇臭无比,轻轻嗅了一下都有呕心的感觉。碰巧当时是喂食时间,里面两个员工正在用水喉把肮脏东西冲洗掉。我猜这里是最后才处理的部分,当我们往已经冲洗好的部分前进,只有谈谈的异味和地板一些积水而已。

Continue reading

 

十八层地狱走一回

小学的时候从同学的口中知道这个地方,看着他们兴奋的说着所见所闻。这当中添了很多盐和醋吧。无奈,从小学到中学时期所出的远门都限在西马一带,倒是从北到南略略的玩一遍了。第一次踏足这个小红点,是以见习生的身份跟随着机构,一连几天的工作,完毕了就离开;倒是走了遍后港的购物中心、在乌节路给机构的摄影师拍几张照片就匆匆离开。后来听说记忆卡坏了,照片从此消失在虚拟空间里。

后来因为地铁环线的开通,可以直接到虎豹别墅,于是,在没事干的星期六,带着女友去哪里看看。以满足从小学开始的好奇心…到底这个十八层地狱里卖什么葫芦。

19400023.jpg
迎接游客的牌楼
Continue reading

 

我在看一本写给女生的书

我活到这个年纪了,虽然只有二十多年,但是习性偏好甚至品味口味主要都是被爸爸印象的,这对男生来说应该不奇怪。如吃饭用盘子陪中式汤匙筷子;写英文字的方式,学得不像,后来才知道他那种写法称为architect writing;喜欢吃西餐穿西装等等。

当然,妈妈也不知觉中给我培养了一些好东西 - 阅读。我对阅读最久远的印象就是《儿童乐园》,《小叮当》和《老夫子》。虽然只有《儿童乐园》算是健康的儿童读物,在翻阅漫画之余,我还记得自己会不断的重复翻阅《儿童乐园》,似是非懂的重温里面魔幻式的故事。隔了多年,我依稀记得那位小男孩玩着玩具消防车,然后消防车的云梯竟然可以申得很长,直达云霄。

我说这是妈妈给我的影响,重点并不是她买些刊物给我,而是她自己也有常常阅读。小时候对妈妈最深刻的画面,一是晚上她埋首在裁缝机时的背影;另一个,则是她房间,开着黄黄不刺眼的灯躺着看书(这样的灯光和姿势是不良的示范)。我知道她很常看小说,还有《风采》《姐妹》,到了我上中学的时候,也会选一些我不认识的作者,厚厚多字的书给她看。她也都可以看,还可以在借书截止日前就把书还掉。

我的运动方面挺弱的,加上体形瘦小,小学时曾参与学校的足球训练队,却因为瘦小而被刷下来。也许是把运动的能力都挪去阅读那边,所以我的阅读能力挺好的,只要有些光线,任何情况下我都能看书,其中试过的有:上课途中(后来被巡视的教务主任发现,差点被没收)、厕所里(长时间在里面看书对身体不好)、摇晃的巴士地铁甚至在转换地铁线走路的时候都在看。中学时期拿到唯二的奖杯,是以当年借书量来颁发的“爱书者竞赛”。显然我是典型能文不能武的书生。
Continue reading